谁没有过一次暗恋

访客 情感故事 2020年05月26日 22:24:14

  那年,她大一,人称才女的她情不自禁地恋上了班上一个坐在后排的男生。

  因为他,她成了一个单恋女生,不想告白,不敢告白,更不知该如何告白。她可以不注重他的家世,他的外表,但深陷暗恋的她却稍显自卑,来自农村、长相平凡都让她觉得自己配不上他。

  谁没有过一次暗恋于是,她习惯了将情感寄托于文字,藏于心底,关于他的日志,满满当当地占据了她的秘密日记本。每一次进教室,她都会无意之中偷看他的位置,看看他在不在。他若在,她便会迅速扭头,生怕一不小心便露出破绽。他若不在,心里便一阵失落,一遍一遍地在草稿纸上画着卡通人形,并写上他那个尽人皆知,她却不曾唤过的绰号。

  一次偶然,她从班级群上知道了他的QQ,犹豫再三,她还是心惊胆战地加他为好友,几分钟后,电脑上显示添加好友成功,她心里一阵狂喜。但是,马上她又纠结于如何与他聊天,如何才能给他留下一个好印象。她以前从未想过,这般复杂的心绪竟也会毫无预兆地出现在她身上,她亦不曾想,谁没有过一次暗恋。

  一回生,两回熟。终于,她可以和他轻松自在地在QQ上聊上几句了。渐渐地,她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他,他的心情时时刻刻左右着她的心情,她变得有些悲喜无常了。她发现,自己的喜欢已经变得无可救药了。

  别人说,喜欢就要大声地说出来,这样才不会留下遗憾。

  经历了十几天的挣扎,在一个午后,她终于鼓起勇气,写了一条长达五百字的“短信”向他告白。她反复斟酌着每个字每个句子,尽量用最贴切的言辞述说着自己的心声。点击发送,她长吁了一口气,如释重负却又害怕地等待回复。

  ……

  十月的天空明亮得夺人泪水,听着张智成的《暗恋》,她不禁泪流满面。

  她是后来才知道,原来有个很优秀的男生一直暗恋着她。他告白,她对他说:“对不起,你很优秀,但是我们不适合。”那个男生亦陷入迷惘。

  “是我做错什么了吗?还是我不够好?”

  “你没有做错什么,也不是你不够好。我也曾像你一样傻傻地喜欢上了一个人,只是,他心里早已有了别人。我也和你一样去告白,他拒绝了我。那年,我唱‘金牛座的我配不上你的好’;那年,我一个人哭得不能自已。然而,我并不后悔,至少我勇敢地追求过自己的幸福。我很珍惜你我之间的友谊,我不会因此而疏远你,相反,谢谢你的喜欢,我很荣幸。”

  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在我们的青春之中,在爱情的世界里,在这形影相吊的记忆里,谁没有过一次暗恋,谁没有过一次青涩的思念,体验过了,便是成长,便是千金难买的幸福。

  纵然结局微凉,但,她无悔,他亦无悔。

  秦百川

  蓝贝贝搬来李家大院没多久,秦百川就分门立派彻底当“叛徒”去了。

  寂寞的十七岁那时候,秦百川还是个眉清目秀的小伙子,光溜溜的下巴上既没有粉刺,也没有青春痘。我和徐小儒成天坐在大院里的洋槐树下,画小人,诅咒见色忘义的秦百川出门磕掉大牙。

  事实上,还没等出门,秦百川的厄运就滚滚而来。

  那天,恰好放月假。秦百川站在楼上,对着镜子,一面把头发梳得油光可鉴,一面得意洋洋地朝我和徐小儒抛媚眼。大家各自心照不宣,笑笑。我知道,这小子又要去城南中学骚扰蓝贝贝了。

  他还没把三七开分好,一个乌压压的大巴掌就从后脑勺那边拍了过来。我还没来得及幸灾乐祸,秦百川的肥妈就在楼上炸开了锅,瞧瞧,瞧瞧!你个瓜娃子,念哪门子书哦!简直就是浪费老娘的钱!捡好书本滚回乡下去跟你那个哈儿老爹挖地喂猪算球喽!

  我和秦百川说过一百八十遍,千万不要把不及格的试卷藏在房间里。他不听,还趾高气昂地朝我们炫耀,小子,懂不?这可是青春的印迹!我得好好留着,等以后老了,给我孙子看。

  所谓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此事还没告一段落,新戏又风风火火地开幕了。

  当夜,秦百川的惨叫,差点没把我们家的灯泡震爆。我一直没敢上去看。好事的徐小儒硬把他妈妈拉去劝架,结果,两人都被四川话骂了个狗血喷头。

  秦百川果然是个表里如一的汉子。不但成天嘴巴上对外宣扬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自己还事必躬亲,在卧室的墙角处打了一个小洞,用于存放低分试卷、暧昧情书之类的“易燃易爆”物品。

  事情偏就那么凑巧,秦百川的肥妈原本是拿着扫帚打耗子,结果打着打着,就打出了秦百川精心设计的这个暗格。

  三十多张零分试卷,五份家长通知书,十七封来历不明的情书,均于一夜之间暴露。

  最要命的是,其中一封,就是打算圣诞节送给蓝贝贝的。

  蓝贝贝

  蓝贝贝的母亲是个地地道道的北京人,听说暗格情书这件事情之后,便彻底把秦百川纳入了蓝贝贝日常交友的黑名单。

  秦百川不知死活,老是站在楼顶用小镜子把阳光反射到蓝贝贝的书桌上。蓝贝贝顺着光线抬头望去,嘿嘿地冲着秦百川傻笑。

  那年我们刚满16岁。蓝贝贝的短发和她的个头一样,拼了命地往上窜。没过半年,蓝贝贝彻底从大大咧咧的假小子变成了亭亭玉立的姑娘。

  她第一次穿百褶裙束高马尾路过洋槐树的时候,我和徐小儒正在商议考试作弊的细节。我抬着头,捏着小抄,故意文绉绉地跟徐小儒说,嗨嗨,快看,麻雀变凤凰,真是让老衲大吃一惊。

  秦百川见状不妙,冒着生命危险从楼上偷跑下来,把我和徐小儒拖到暗处,暴跳如雷地说,还是不是好兄弟?兄弟妻,不可欺,知道不?为了蓝贝贝,我可是挨过一顿打的。多的不说,也算是付出了一点点生命了。

  徐小儒最擅长煽风点火,明明见秦百川动了真情,他还在一旁不正经,哥们儿,这可不是闹着玩的,自由恋爱,懂不?谁还和你分先来后到啊?

  结果可想而知。心急如焚的秦百川听到这话,哪还有理智?不分青红皂白,朝着徐小儒的瘦脸就是一拳。最后,两人鼻青脸肿地站在蓝贝贝面前,死活让她选一个。最后,蓝贝贝估计是被逼疯了,脑袋进了不少水,转头甩甩长发,搭着我的肩膀说,你俩,我谁也不喜欢,我就要他了!

  我

  徐小儒和秦百川当场傻了。之后,我受到了严重的孤立。

  连夜打好的小抄,凑钱新买的MP3,全在徐小儒那儿。不用说,他肯定黑吃黑了。可我没想到,秦百川竟然阴险到冒充我的名字给全校最丑的胖女生柳白楠写了情书。

  狂轰滥炸,流言蜚语,我的生活瞬时陷入了瘫痪。蓝贝贝语重心长地劝慰我,小海,就算那天我选你是闹着玩的,就算我后来狠心拒绝了你的邀请,你也不用这样自暴自弃自寻死路吧?

  天生好热闹的徐小儒当然不舍得错过此等好戏。挥毫泼墨,当众给我写了一首新版的《赠汪伦》:小海爱上柳白楠,月下花前独自盼,白楠体重二百五,小海不知怎么办。

  期末考试成绩下来那天,徐小儒和秦百川泪眼婆娑地站在校门口等我,才见到我垂头丧气地走出来,立马异口同声翩翩高歌又一版本的《听海》:听,海哭的声音,谁会被打到断了筋……

  当初说好三兄弟同生共死的,没想到,真有难的时候,他俩比谁都狠心。我在楼下被气急败坏的家人骂得狗血喷头,他俩在楼上撕心裂肺地唱着《康定情歌》。

  那个夏天感觉特别冗长。阳光铺满大院,四处开着鲜花,知了在树上无休无止地叫唤。我和秦百川、徐小儒、蓝贝贝四个人,成天坐在洋槐树下胡思乱想。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们都在争执同一个问题,要是有幸中了五百万,怎么办?

  徐小儒

  高三上学期,学校通知蓝贝贝得尽快返回生源地。四个人的梦,忽然像冬天的洋槐叶一般,飘飘扬扬地碎了一地。

  秦百川跟蓝贝贝说,贝贝,你等我,我一定会去北京找你。蓝贝贝哭了。坐在校园的楼顶上,四人始终保持沉默,而寒风则像利刃一般,呼呼地刮过脸庞。

  蓝贝贝临行那天,大院里下起了白雪。空荡荡的洋槐树,再也藏不住一丝岁月的秘密。徐小儒始终没有出现。

  听说,徐小儒后来独自追着大巴车跑了很长时间。他一直哭一直哭,矫情得像是拍电影。

  蓝贝贝走后,高三轰轰烈烈地来了。人生和前程,如同河流一般,清晰而又冰凉地横跨在无形的青春里。

  秦百川拼了命地念书,只为那个无关痛痒的承诺。

  徐小儒没能坚持到最后,高三上学期还没结束,徐小儒就拖着大包行李上了火车。听说,他舅舅在山西开了个煤场,生意不错,缺少人手。

  徐小儒给我打过很多电话。后来,母亲怕影响我的学业,彻底把家里的座机给断了。

  秦百川最终还是不得不向命运臣服。他认了,累了,妥协了。

  徐小儒把他生命里的第一份工资汇给了我和秦百川,他在汇款单的留言栏里附了一句话,兄弟们,一定要好好读书!

  拿到这笔钱的时候,我和秦百川站在邮局门口哭了。

  十七岁

  原本打算用这笔钱买长途车票去山西看徐小儒,可后来,却因为秦百川的母亲,无限延期。

  工头说,秦百川的母亲是自己不小心才从脚手架上摔下来的,建筑公司不能赔钱。那天晚上的秦百川,至今仍然使我心惊胆战。他握着水果刀冲向工头的那一瞬间,我的身体彻底僵硬了。

  再后来,建筑公司的老板跑了。一大批从西南来的打工仔,没日没夜地坐在黑蒙蒙的毛坯房里,等待奇迹的出现。

  十几天后,我接到了一所三流大学的录取通知书。秦百川为了表示祝贺,把他母亲生前买给他的手表转送了我。我们站在夏天的大院里推搡了很久,一直到星星爬上夜空,知了重新开始无休无止地叫唤。

  暗恋是一颗非常藐小的种子,如果先天营养不良,就无法发芽生枝,久而久之,在心里一点点枯死,留下一生也无法磨灭的影子。

  1

  姜芸在寻找一种淡蓝色的孔雀鱼,尾巴有黑色小点,夜里会发出蓝色的荧光。

  暗恋是一颗残缺的种子姜芸第一次养的孔雀鱼,是她暗恋的男生转学之前送给她的。此后,她一直养着这种被叫做马赛克的孔雀鱼,给它们另起名叫做“蓝波点”。一年后的一天早晨,它们突然死在鱼缸里,是寿命到期。

  鱼缸空在那里很多年了,有一天姜芸在网上收到陌生的信息,是那她16岁暗恋的那个男生发来的,他要回来了,想见面。姜芸浑身充满了力量,她把空鱼缸壁上的青苔都刷干净,放了清洁的水,买了水草和电氧气,一切看起来如当初一样,只缺两条鱼了。

  水族店里只有一个人,蹲在一个巨大的玻璃缸前,弯着嘴角目不转睛盯着鱼缸里游来游去的神仙鱼,他回过头,看到站在门口的姜芸,笑了。小小的水族店,被一个个巨大的玻璃鱼缸占满,各种形状颜色的鱼群在水缸里游来游去,少年像置身海底。有一瞬间,姜芸觉得他像《阳光灿烂的日子》里的夏雨,被晒成棕色的皮肤,瘦,高,灿似朝阳的面庞。

  “嗨,买鱼吗?”他还有两排整齐洁白的牙齿。

  “有没有蓝色的尾巴带黑色斑点的孔雀鱼?”姜芸问。

  “我带你看看。”男生朝姜芸走过来,依然满脸笑意。姜芸低着头跟在他身后,走过一个又一个巨大的玻璃鱼缸。

  哗啦一声,水族店后门的铁门被拉开,一个穿着雨鞋胖胖的中年男人提了两个水袋进来。

  “阿亮,你又在泡妞是不是?你要的鱼我拿来了。”中年男人提着袋子走过来。叫做阿亮的男生回过头对姜芸耸耸肩,被揭穿也不在意。

  2

  两天后姜芸开门,发现一个红色小桶放在门口的地垫上,垫子上还有一张字条。字条上写:两条蓝色的马赛克,送给你,那天的事,我不是有意要逗你,想请你看电影。

  署名阿亮,后面画一个大大的笑脸。

  阿亮是怎么知道姜芸家的地址不得而知,但姜芸决定去赴约,她第一次单独和男生看电影。

  姜芸在电影院门口,看到阿亮手里抱着一只硕大的泰迪熊,熊和阿亮一起成为众人焦点。他抱着熊站在那里对姜芸招手,等姜芸走近,阿亮就把大熊塞到姜芸的怀里。

  “送给你的赔罪礼物。”阿亮说。他笑起来的样子很真诚。

  “抱着这么大的熊要怎么看电影?”姜芸红着脸把熊推过去,又被挡回来。阿亮顽皮地扮个鬼脸,从口袋里掏出电影票挥了挥说:“你放心,我买了三张电影票。”

  看完电影阿亮送姜芸回家,姜芸问他:“好了,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我家的地址了吧?”

  阿亮笑了笑说:“我每天早上都给你家送牛奶,在你未睡醒之前。”

  在水族店里第一次见面,阿亮就认出了姜芸,他知道姜芸早上六点半出门,站在门口打开奶箱,喝光一瓶牛奶然后去学校,长期以来都是如此。

  阿亮没有上学。他不仅送牛奶,还在玩具厂工作,给玩具厂里的布偶分类,可以用很便宜的价钱买下一只硕大的泰迪熊送给姜芸,玩具厂的员工都拥有这种低价福利。

  3

  后来阿亮带姜芸去玩具厂,姜芸看到了制作玩偶的过程,太空棉为芯,花布为皮,扣子为眼,组合在一起,似乎就有了生命般。

  “起初是她喜欢玩偶,我们才一起到玩具厂工作。”阿亮说起他的初恋,是个很不安分的女孩,时而喜欢这个,时而喜欢那个。

  “一个人怎么能有那么多种喜好呢?而且每种都非要拥有或尝试不可。”他说。

  最开始,阿亮和女孩一起在玩具厂工作,后来,女孩攒够了钱,就去印度做义工。女孩还给阿亮寄过照片,照片里她被一群印度老人围着,笑得那么开心,那些老人也笑得那么开心,可他们都是身患重病的垂死之人。再后来,女孩去了非洲,从此再无音讯。

  “你想念她吗?”姜芸问阿亮。

  “时常想念,但在一起是两个人的事,一个人强求不来。”阿亮说。

  姜芸喜欢阿亮的故事,阿亮有着让人喜欢的某些特质,那个去了非洲的女孩,一定也是喜欢他的。姜芸总觉得这个世界上,爱情才是最美妙的东西,只是阿亮的女朋友还没有意识到。

  阿亮对姜芸说:“我第一次见你就忍不住想要认识你,你长得很像她。”

  阿亮喜欢他现在的生活,依靠自己获得的小快乐,虽然女朋友离开他,但并不是痛苦地离开,而是去追逐更多的快乐。他喜欢随意做着喜欢的工作,没有太大的梦想,小梦想也足够。现在他正在存钱去西藏,并邀姜芸一起去。

  姜芸的年龄和阿亮差不多,可是他看起来充满了年轻该有的活力。

  姜芸喜欢什么呢?活了二十几年,在一个二流大学毕业,找了二流的工作,早九晚五上下班,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姜芸找不出自己喜欢的东西,也没有什么想做的事情,甚至来不及好好喜欢一个男生。

  噢,那个男生,16岁时姜芸暗恋的男生,他约姜芸见面。

  姜芸犹豫着要不要去赴约。她害怕,她是一个没有信心也没有勇气的女孩,她一点自信也没有。男生约姜芸在高中母校见面,去赴约之前,姜芸翻出16岁那年写的那封信,写给男生的告白信。

  16岁那年,男生转学离开的前一天,姜芸发了一场高烧,她坚持要把信拿给男生,却错过了火车。

  4

  姜芸决定去赴约,她翻出漂亮的长毛衣,兔毛靴子,还精心把头发扎起来,涂了淡淡的眼影。

  高中毕业后,姜芸没回过母校,虽然很近,在一个城市里,偶尔也会经过,但那里好像没有什么值得她怀念。

  姜芸到学校的时候,男生还没有来,她在校园里转了一圈,忽然觉得伤感。校门重新上了漆,还弄了一个漂亮的花坛,操场上种上了草,再也不像以前满地黄土。姜芸曾经在操场上遇见男生,下雨天,他和一群同学在黄泥里踢足球,每个人满身污泥,开心大笑,他把脏兮兮的球踢到姜芸身上……

  渐渐地,校园里出现一个又一个陌生又熟悉的身影,都是姜芸的高中同学。

  先是A同学,然后是B同学,接着是C同学……陆陆续续来了很多同学没错,这是那个男生发起的高中同学聚会,包括姜芸,每个他认识的同学他都约到这里。

  “他从英国回来。”A说。

  “他现在世界著名的律师事务所工作。”B说。

  “他的女朋友,是大学校花。”C说。

  你有没有像姜芸这种经历,暗恋过学校里风头最劲的男生,成绩好,长相好,性格好,万人迷。

  这种暗恋是一颗非常藐小的种子,先天营养不良,无法发芽生枝,久而久之,在心里一点点枯死,留下一生也无法磨灭的影子。

  当年这个男生离开时不止给姜芸送了孔雀鱼,他给所有认识的人都送了孔雀鱼。

  姜芸没有等男生来,就离开了。那封信她捏在手中,丢进了路边的垃圾桶里。

  男生有个好听的名字,叫做如斯。

  再见,如斯。姜芸对自己说。她突然想起了阿亮。

  5

  姜芸有很长一段时间没再见过阿亮,那个让她重新认识自己的男生。

  据说玩具厂倒闭了,阿亮离开这里,去了别的地方。

  一个月后,姜芸收到了阿亮寄来的明信片,在西藏,背后是覆满白雪的布达拉宫。

  阿亮在一年中最冷的时刻去了布达拉宫,照片中的他裹着厚厚的羊皮毯子,半边脸裹在脏兮兮的围巾里。

  “春天快要到了,我在西藏等你。”阿亮在明信片上再次邀姜芸去西藏。

  阿亮患有哮喘,可是他说他不怕。他还说:“我都不怕了,你还怕什么?我可以当你的左腿,带你翻山越岭,看尽世间美好。”

  原来被人告白是这么美好。姜芸的内心被注入了一股暖暖的气流。

  姜芸的左腿,在多年前,拿着告白信追逐男生时被车子碾过,她没能赶上火车,也失去了一条腿。她以为她是这个世界上最藐小的一颗种子,残缺的种子,却原来每颗种子,都有发芽的春天。

  姜芸在等待春天,什么都可以逝去,但春天总会来。

版权声明

本站搜集来源于网络,如侵犯到任何版权问题,请立即告知本站,本站将及时予与删除并致以最深的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