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事业照亮的道路

访客 情感故事 2020年05月26日 22:24:08

  2003年,12岁的刘思宇在电视上看到关于志愿者、红丝带的介绍。当时刘思宇就特别想要加入。于是他主动去西双版纳的志愿者协会注册。

  公益事业照亮的道路而真正使刘思宇决心要在这条道路上走下去的是一次刻骨铭心的见面。那次刘思宇跟着志愿者协会的哥哥姐姐们去了云南寨子,给艾滋病患者的家庭送慰问品。其中,有一家男主人因为吸毒交叉使用针具感染了艾滋病,丈夫把病毒传染给了妻子,又通过母婴传播把病毒传染给了孩子。他们一家因为感染艾滋病被村子里的人赶了出来。

  男主人早已经不在了,只剩下妻子和女儿相依为命。送完东西,小女孩拉住刘思宇的衣襟,给了他一包东西。打开来,是钱,是些一角、两角、五角、一块的钱。

  刘思宇问:“你为什么给我这个?”

  小女孩说:“哥哥,给你这些钱,你能救我的妈妈吗?”刘思宇一愣,说:“政府会救你妈妈的。”小女孩又问:“那我的妈妈会死吗?”当时刘思宇就哽咽了,不能说出一句话来。

  女孩的问题是刘思宇一辈子也回答不上的。从此以后,刘思宇才坚定了这项事业的决心。他是带着一颗不忍之心真正进入公益领域的。

  有人问过他:“这个时代,你好心去帮助一个人,反而可能被那个人伤害,你为什么还要做所谓的公益?”

  刘思宇说:“我不相信有完全的坏人,我相信每个人的内心都是光明而美好的,只是现实会压抑我们内心本来的美好。”在西双版纳的几年,有时没法回家,刘思宇便在野外露宿。

  有一次,猎人追赶一只野生动物,刘思宇就跟着他,试图阻止他猎杀。就在猎人瞄准动物准备扣动扳机的时候,刘思宇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上前用身体挡住枪眼,义愤填膺地说:“你不能杀害野生动物!”突然,猎人跪倒在他面前:“如果今天打不到猎物,我家这个月的经济来源就断啦,我还有父母,还有上学的孩子啊!”

  刘思宇心里很是难受,同时也明白了一个道理:无论是公益还是环保,首要得保证人生存的权利。空喊口号是行不通的。日后,刘思宇也逐渐改变了自己的工作方式,去村寨里宣传环保,他不再是拉上横幅让大家签名宣誓,而是做一些实实在在的事情,比如教村民如何环保,如何更好地利用资源。

  从12岁到18岁,刘思宇跑遍了西双版纳,撰写了《西双版纳环境保护报告》。他拿着这份报告找政府,可政府的人连门都不让他进。不让进,刘思宇就靠着玻璃门站着,一连五天,政府的人终于让他进去了,也看了报告,并接受了其中的某些建议,开始着手环保的工作。

  刘思宇说:“我促成一些改变,而不是仅仅等待改变。改变是要自己行动的。因为你所站立的地方就是你的中国,你怎样你的中国就怎样,你光明中国就不黑暗!”

  2006年,刘思宇参加完中考,开始利用假期在傣族、哈尼族、基诺族等少数民族聚居的村寨进行环境保护与“禁毒防艾”宣传,给孩子们赠送衣服和书籍,在村寨宣传推广节能灯的使用。那时,刘思宇的父母一个月总共能挣800元钱,而他每月的花销就要400元左右,但他真正花在自己身上的却不到100元,每天只吃玉米和包子,剩下的钱都悄悄用来做公益了。

  由于经常参加各种作文竞赛并多次获奖,那时候的刘思宇已经有了一些稿酬和奖金,但他舍不得给自己花,而是用来买节能灯送给村民。到了冬天,他还穿着一双凉鞋,也没有棉衣。同学们问他:“你不冷吗?”刘思宇装作不冷的样子说:“我已经习惯啦!”一天,他实在冻得受不了,向老师请了假,飞快地跑出去买了一件薄毛衣,没等走出店门,便撕掉了标签,在店员诧异的目光里,把毛衣套在身上。

  刘思宇清晰地记得,一次,他得到了公益机构提供的环保和防艾宣传资料,费尽力气肩扛手提把海报和宣传页搬到宿舍。他的脖子上被绳子勒出一道道血痕,汗水和泥土把白衬衣弄得脏兮兮的,没有人安慰,没有人帮助,这时,他充满沮丧与无助。“我干吗要做这个?我这究竟是为了什么?”再也忍受不住的他放声大哭起来。

  当他慢慢平静,走到窗边,看到窗外连绵起伏的大山,看到无限葱茏而宁静的绿色,想到美丽的西双版纳正在遭受破坏,艾滋病患者和可怜的贫困小朋友们在等待帮助,他便再一次坚定了做公益的决心。

  现在,很多企业邀请刘思宇去做社会公益和志愿服务方面的演讲和培训,有的企业给他高达10万元的培训费,因此有人以为刘思宇赚了不少钱。但事实上,他一分钱也没有往自己的口袋里揣。每次收到报酬,他都请企业把钱直接打到受助地的账户,或打到财务公开、受校团委监督的“思宇责任社会”等公益组织的账户上,用作公益活动经费。

  作为青年志愿者,刘思宇登记的志愿服务时间早已超过了4000小时。其实,他已经很久不去登记志愿服务时间了,因为他的很多时间都是在通过各种形式做公益事业,不再需要这些形式化的东西了。

  就是这样,从12岁时希望得到一条红丝带、发表第一篇有关环境保护的文章,到成为一名大学生公益明星,刘思宇走过了一段与大多数同龄人并不相同的青春岁月。对于自己的青春,刘思宇充满了感慨:“大家会觉得我是一个另类,我没有睡懒觉的时间,没有踢足球的时间,没有逛街的时间,甚至没有追女生谈恋爱的时间。有时我感觉自己除了公益什么都没有,真想跑到没人的地方吼一吼,有时也想挥霍一把青春。”

  经过多年努力,刘思宇的公益事业终于被人们所接受和支持,很多年轻人加入到他的队伍中。刘思宇自筹资金,建立公益团队思宇和谐社会(Siyu Harmonious Society)和烟台高校大学生公益联盟……这些90后青年公益志愿者们,正如一簇簇闪耀的火焰,照亮了公益事业,也照亮了自己的美丽青春。

  上大学后,林婷缺少了父母的约束,她慢慢放纵了自己,开始沉迷在网上和形形色色的人胡侃乱聊。在网上,林婷一改自己乖乖女的形象,经常刻意装得放荡不羁。

  与网友的惊险约会决定在网上玩那个刺激游戏的念头,是在认识阿达时冒出来的。阿达是云南人,刚和他认识时,林婷问他:“你是干什么的?”林婷本来想如果他说了是迪吧或餐厅打工的什么人的话,她就会说她是一个酒吧的服务小姐;如果他说他是黑社会的混混的话,林婷就会说某某老大你认识吗?你知道我和他是什么关系吗……总之,他说什么林婷就会用相应的身份来对应他,做到绝对的万无一失。

  但阿达的回答完全出乎林婷的意料,他说:“我是吃夜的。”

  林婷一下手足无措,晕死她了!吃夜是干什么的啊?为了不让自己显得太菜,林婷装作满不在乎的样子问:“啥?吃夜,吃啥夜?”

  “吃夜你不懂吗?猜吧!”

  “抢劫?盗窃?还是杀人放火啊?”

  那头传过一句很不屑的话来:“你真是个菜鸟!吃夜,说白了,就是吸毒,懂吗?”

  林婷吓了一跳,半天才装作满不在乎的样子说:“有啥了不起的?吃就吃呗!”谁知道他说的是真还是假!

  “那你呢?干吗的?”阿达反过来问林婷。于是林婷绞尽脑汁地开始编造故事。林婷说她爸妈离婚了,在她不到十岁的时候,她和外婆住在一起。她爸不知道到哪去了,她妈忙着和那些男人鬼混,从来不管她,她外婆老想管她都力不从心。十五岁林婷就一个人出来闯天下了……这个故事的情节好像很俗烂,林婷记不起从哪里看到过的故事,就把它套用过来了。

  阿达语气就有些同情了:“那你太可怜了。我比你好得多,以前我在学校是三好学生,我爸是一家房地产公司的业务经理,我妈在机关工作,那时我们一家过得可幸福了。后来所有的一切都让我毁了……”

  慢慢地,林婷和阿达越聊越热切,竟聊了一个通宵才下线。林婷完全沉浸在阿达的故事和她为自己编造的故事里不能自拔。

  后来林婷开始天天泡在网上和阿达海阔天空地神聊,不知不觉间,林婷竟有种一天不上网和他神聊就浑身不自在的感觉。

  暑假快来时,阿达约林婷去云南见面。林婷犹豫着不敢答应。他说:“你是不是怕了?”林婷一咬牙:“谁怕了?”然后一口答应下来。心想反正暑假也没什么地方可玩,不如去见识一下这个网友,看他到底是不是真如他所说的是个“吃夜”的。循规蹈矩惯了,林婷想玩一回刺激游戏。何况林婷对他还真的不无好感呢。当然,林婷也没忘为自己准备着上百种处理临时意外的方法。

  为了符合林婷为自己打造的小太妹形象,她还先去弄了个大红色的假发来戴上,临出发时又刻意浓妆艳抹了一番。

  到了昆明,林婷随着熙熙攘攘的人群走出车站,四处搜寻着想象中的阿达。目光却在一个看上去跟林婷差不多大的女孩身上停住了。她手上拿着一张“接刁蛮公主”的纸张。

  “刁蛮公主”是林婷的网名啊!一种被捉弄的感觉传遍林婷的全身,“阿达”竟是个女孩子,看她的样子也根本不像什么吸毒者。

  林婷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原以为自己编造身份捉弄人够可恶了,没想到这个女孩比林婷还可恶呀。正想着,“阿达”似乎认出了林婷,走过来问道:“你是刁蛮公主吗?”

  “你就是阿达?”林婷几乎是愤怒地反问。

  “不,我是他妹妹。”

  “哦!”林婷一下释然了。“那阿达呢?他自己为什么不来?”“他敢来吗?他在昆明犯下案底,如果不是为你,他才不会轻易回昆明的。”说着她带着林婷七拐八拐,换了不少次车,到了一个暗淡的三流小旅馆才停住:“你上去吧,他在三楼的308房间。我走了,有事你也可以联系我。”说着她把手机号留给了林婷。

  上了308房间,林婷还没敲门,门已经开了,一个高高瘦瘦的男孩出现在林婷眼前,像极了影星陆毅在《永不瞑目》里扮演的肖童那个角色,眉宇间有种比肖童还俊气的神采,只是人较瘦。正是林婷最喜欢的那种类型的男孩,那一瞬间,林婷有种莫名的心动感。

  阿达把林婷让到里面去,他们相视一笑,还没说上几句话,他的手机突然响了。接通电话后他脸色突然大变,说了两句什么话后迅速收好手机:“对不起,出事了,我现在必须走了。”

  “你……”林婷想说什么却又不知道说什么,我千里迢迢跑到这里来,他竟这样就把我甩下了。

  “那你跟我一起走!”说着他不由分说拉起林婷向外冲,林婷几乎是被他拖着一路狂奔。天啊!真要命。

  一整天下来,林婷跟着他东藏西躲。看林婷气喘吁吁的样子,他揶揄林婷:“你也太菜了吧!”

  “谁菜啊?本小姐只是好多年没有如此刺激过了。”

  “那行,我明天想离开昆明,你敢不敢跟我一起走?”

  林婷想真正的小太妹肯定是不会拒绝的,便咬着牙硬着头皮说:“走就走,谁怕啊?本小姐什么大风大浪没有见过?什么江湖没闯过?”他只是笑。

  林婷他们决定先去大理。第二天到昆明车站,阿达让林婷在一边等着,他去买票。林婷答应了。林婷觉得好像有人碰了她一下似的,便下意识地摸钱包,完了,她的钱包不在了。刚才擦身而过的那人正神色可疑地离开,林婷忍不住冲他大叫:“站住,我的钱包!”

  那小偷毫不畏惧地站住了,从包里掏出一把明晃晃的军刀装作无意识地玩弄着,却用一种肆无忌惮的眼神看着林婷,林婷一下畏缩了。

  突然间阿达不知道从哪里冲了出来,将那小偷揪住一拳头打在了他脸上,把他打了个趔趄。小偷马上跳起来骂了句脏话,然后挥舞着军刀向阿达冲去。阿达丝毫不畏惧,赤手空拳就和他打了起来。看得一旁的林婷心惊肉跳……

  不一会车站的巡警赶到了,那个人和阿达都让警察扭住了。林婷忍不住大叫:“阿达!”

  他看了林婷一眼,说:“刁蛮公主,你回家去吧。我看样子是不能再出来了。”

  林婷知道他的意思,他犯有那么多的案底,让警察一抓进去,就彻底地完了。林婷忍不住哭了起来:“阿达,阿达……”

  林婷找了个地方住下,决定不走了。不知怎么的,刚才阿达和那个歹徒搏斗的情景一直印在她脑里。阿达看起来是那样的英勇而大义凛然,林婷怎么也无法将那一幕从她脑里抹掉,就算他会被枪毙,林婷也一定要在昆明陪他走完人生的最后一程。

  第二天,林婷拨通了阿达妹妹的手机,她说:“我哥有这一天是迟早的。他只有死路一条了。你回你的家吧!”林婷坚决地摇着头拒绝了,她不想走,真的不想。如果说见面的时候林婷对他的感觉还只是一种喜欢,可是,看着他和那个歹徒搏斗的时候,林婷已经一生都忘不了他了。哪怕他是个吸毒犯!

  她又问:“我哥这种人也值得你惦记吗?”

  “值得!”林婷坚定地说。

  “那好吧,你告诉我,你在哪里?等我,我马上来和你一起去看他。”

  林婷说了地点后就在宾馆里焦虑地等着她。当敲门声响起时,她迫不及待地去开了门。

  出现在林婷面前的是阿达本人。他手上还绕着绷带,脸上贴着邦迪。林婷大吃一惊。他笑着对林婷说:“刁蛮公主,告诉我你真正的名字吧。我知道你不是一个小太妹,你装得半点都不像。”

  林婷脸涨红了。外面传出一个女孩的声音:“哥,你就别玩人家了。你装得也够像了吧。”说着她也走了进来。正是在火车站接林婷的阿达妹妹。阿达说这是他表妹。

  原来,阿达根本不是什么吸毒犯。在网上遇到林婷,没聊多久就感觉到林婷的幼稚了,他被林婷的伪装逗乐了,也决定逗她玩玩。后来的一切都是他设定的,本来是想测测林婷有多大胆。只是在火车站的那一幕,确确实实是出乎意料!但他作为云南体育学院的学生,向来身手就不错,所以一看到那家伙明目张胆地偷林婷的钱包,他马上就出手了。

  “嘿,林婷妹妹,胆子不小呀,这个暑假就让我带你玩遍整个云南如何?我义务为你当向导兼保镖。如果你缺少男朋友的话,我也十分诚恳地请你考虑一下我,如何?”

  “谁想找你这个吸毒犯!”林婷给了他一拳的同时,又忍不住涨红了脸。此刻,林婷心里早已经乐开了花!

  我和大学同学少华一起应约参加大学毕业二十周年班级聚会,坐着火车先去往哈尔滨,这趟车很慢,要坐十二个小时才能到哈市。我和少华坐在卧铺车厢的过道里,一起回忆着那四年大学时光里的难忘故事。

  火车在不断地向前飞驰,窗口掠过一处处村庄和城镇,我和少华尘封已久的记忆也慢慢地打开了,各自不断地叙述着很多大学时发现的那些故事。

  大学时乔装混进女舍被揪的惨痛经历我们学院属于理工科院校,男生多女生少,所有的女生都住在一个宿舍里。有一天晚上,不知哪几位调皮的男生在宿舍的后面,把一堆乱草点着了,借着浓浓的黑烟,趁机大喊“着火了!”当时已是晚上九点多了,女生宿舍的很多女生都端着脸盆,冲到宿舍门口要去救火,由于着急,很多女生也没顾得穿得齐齐整整的,其中有一些还穿着内衣裤呢,多亏看门的值班老师没给开门,否则就会让那些心怀不诡的男生得逞呢。

  比我们高一届的同系有一位师兄,平时老实文静,但已经在学校的散打班里练了二年多了,平时难得一见其身手,只知道他一般在年底的系文艺汇演中表演太极拳,和他同台另一位师兄是正常的打太极拳,他则反向来打太极拳给我们留下了深刻印象。后来听到了一则故事,这位师兄在公共汽车上见一位小偷后,出手抱打不平,小偷不服,待下得汽车后,这位师兄把小偷引到一僻静之处,几拳就把小偷打倒在地,半天起不来。后一直被我们称为“大侠”。

  班里有位同学平时不甚好学,一到学科考试前往往临时抱佛脚,学科考试前学科老师往往会到自习室给我们辅导,考前那几天他天天往往到自习室去问老师题,更多的是让老师给他划一些重点题目,好心的老师给他划了几十道复习题,回到宿舍里只见他还在唉声叹气,“没想到老师一下子给我划了这么多道题啊,哪有时间背下来呢?”考试结束,这位仁兄得了57分,非常忿忿不平,只要老师高高手,再给3分不就及格了吗?于是放言说要报复这位老师,后听说了这位老师的自行车连续几天被放气,系保卫处的老师调查无果,我们都私下真的怀疑是他干的,这次聚会时才真弄清楚,真的不是他,而是另一位同样不及格的同学干的。

  那个时候离家千里之外的我们,周六日也只能呆在学校里,为了打发时光就只有去看电影或者看录像。有一次到学校的录像厅看录像,记得是冬天,录像厅里人可是真多啊,没有座的过道里也塞满了人。说实话,录像演完也没记得到底演的是什么。出来时人们拥挤着接踵走出录像厅,我出来时正好前面是位穿着绿色军呢大衣的同学,我双手自然扶着他的肩膀,待到走出来之后才发现,这位同学原来是位高个子的女生,更糟糕的是她的男友正在她旁边,而且用手紧紧搂着她的腰呢?我吓得赶紧松了手跑到一边,这还了得,人家男朋友正在旁边我却一直用手搂着人家女友的肩膀,不挨揍才怪呢,不过转念一想,为什么她就没发现呢?她男朋友正用手搂着她的腰,哪还能腾出手来抱着她的肩呢?也许真的恋爱中的人们都会智力下降吧。

  我平时喜欢弹吉它,突然一天喜欢上了张雨生的“大海”,于是晚上我抱着吉它来到了学校的宽大的体育场,坐在台阶上一遍一遍地弹着这首歌,尤其唱到高潮部分我就更加投入,“茫然走在海边看那潮来潮去,徒劳无功想把每朵浪花记清,想要说声爱你却被吹散在风里,猛然回头你在那里。如果大海能够唤回曾经的爱,就让我用一生等待,如果深情往事你已不再留恋,就让它随风飘远。如果大海能够带走我的哀愁,就像带走每条河流,所有受过的伤,所有流过的泪,我的爱,请全部带走。”这时坐在离我不远的两位女生站了起来,她们已经在那里听了好久我的弹唱,走过我身边的时候听见她们在低声说着:“好狠心的女生啊,看把这位折磨到什么程度了啊。”冲着我摇摇头慢慢走远,顿时我的歌意全消,背着吉它回到了宿舍。

  大一的下学期,系里通知我们搬到三舍,几个舍的男生统统不同意,先是辅导员下来做工作,无效,后来让班里班干部下来做工作,仍然无效,最后系领导给我们下了最后通牒:“限今日马上搬完!否则纪律处分。”那晚我们班里所有男生除了班干部,都没有上自习,一起来到体育场的台阶上躲避辅导员的管理,我们大多躺在体育场的台阶上,望着天上的星星,说着不着边际的故事。一直到近半夜十一点多,我们一起偷偷潜回到宿舍门前,猫在小体育场的一块大石碑后面,只见辅导员和系领导从宿舍里走了出来,边走边谈:“也不知道他们都跑哪去了?不会出什么事吧?”但那位系领导却说:“我不管,明天早上你去查课,看哪位敢不去上课!”结果第二天上课我们一个都不缺,但最后我们还是搬到了三舍,小胳膊拧不过大腿啊?“

  大学四年里,女生们住的四舍在男生眼里一直是个禁区。男生想到女生宿舍,必须得到系领导或辅导员的批准才行,如果是晚上哪个男生也别想进女生宿舍。那时班里的一位男生和一位女生正值相恋,一日不见如隔三秋。那天晚上这位男生想到了一个好主意,因为他是南方人,长得细高,他穿着很多女生常穿的绿色军呢子大衣,头上围着红色的长围巾,随着几位女生一起走进女生宿舍,为了扮得像,走路时还故意把屁股扭来扭去,结果真的轻松逃过了值班老师的眼睛,让他混进了女生宿舍。不过女生宿舍晚上过了十点就在查舍,这位男生一开始躲在宿舍女友的被子里,发现这不是好办法,后来竟转移跑到女生厕所里,结果却把里面的几个女生吓跑出来,最后他终于被值班老师查了出来,鉴其行为恶劣,被系里进行严重纪律处分,记大过一次,记入毕业档案,不知道这件事情对他以后造成了多大的影响,但相信这对他一定是个惨痛的经历。他的故事成了班里男生们闲时的笑谈,不过值到庆幸的是他们毕业真的分到了一起,结婚成家,终成正果。

版权声明

本站搜集来源于网络,如侵犯到任何版权问题,请立即告知本站,本站将及时予与删除并致以最深的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