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黑板报

访客 美文精选 2020年06月22日 08:20:06

  很多年已经过去了,我却对初中时的黑板报难以忘怀。它像是我少年时期的一个好伙伴。它长着高高的个子,皮肤黝黑透亮,穿着鲜艳华丽的衣服挺立在教室外的山墙上。我坐着时光列车悠然驶过十三岁,又蓦然驶过三十岁。它却依然清纯潇洒地站在遥远的时光中,它仍然是一个十三四岁的阳光少年!

记得刚走进初中校园的那天,我便留意到教室外山墙上横着一大块黑板报。它离地面一米多高,涂着一层厚厚的黑油漆,看上去平滑光洁。它分成四五个板块,像是报纸的版面。引人注意的是它上面优美脱俗的字体与插图。那些字体撇捺横折遒劲刚健,端正匀称。在空白处用彩色的粉笔轻轻勾画,一两个儿童画得活泼矫健,两三朵小花儿画得栩栩如生,几只小鸟儿画得羽翼翩然。

我课间休息的时候经常站在黑板报前浏览。它的内容五花八门,有新闻简讯,有文章摘抄,有生活常识,还有通知通报等。这些内容更新频繁,花样迭出。那时候的学习生活既单调枯燥又刻板狭隘,读黑板报成了我一天中最惬意的时光。那块黑板报仿佛是一扇窗,让我能够窥视广阔而多彩的世界。

一天课后我下了教学楼的楼梯,很远就望到一位身材枯瘦、头发花白、穿着灰色衬衫的老头儿站在红漆椅子上。他弓着腰对着黑板,手里捏着粉笔在黑板上写着什么。我走近他,看到椅子下放着粉笔盒、黑板擦、书刊与直尺。他正在画几枝黄菊花。他戴着老花镜,几乎将脸紧贴在黑板上,一副认真而倾情的样子。一段段美丽的线条宛如锦缎丝绸从他的手里飘逸而出。

后来我听同学说那个老头儿是学校之前的物理老师苏老师。他已经七十多岁,教书育人四十多年。他退休后不习惯清闲无事,便回学校做些书写黑板报、收发报纸、复印试卷的杂活儿。他喜爱书画,闲了便临摹碑帖、挥毫作画。据说他的卧室的床上堆满了书籍,墙壁上贴满了书画。

有一年学校在一间教室举办了他的个人书画展。师生们都说他画得好。他却说自己是六十岁之后才开始喜欢上书画并且开始练习的,自己在书画方面顶多算是一个刚入门的小学生。

那年春季我发现黑板报很久没有更新,在校园也见不到苏老师的身影。不久班主任在课堂上说苏老师得了心血管疾病,回家养病了,以后黑板报由每个班级的学习委员轮流负责更新内容。

很多年过去了,我的脑海里经常浮现一幕场景:在花花绿绿的黑板报前一个少年仰脸读着上面的文章,一位老者一边看书,一边将书上的句子稳健地摘抄在黑板报上。阳光照耀在老者花白的头顶,像是照耀着一座雪峰。

版权声明

本站搜集来源于网络,如侵犯到任何版权问题,请立即告知本站,本站将及时予与删除并致以最深的歉意。